尘世因缘录 - 第七回

2020/06/14

尘世因缘录

第七回 一波乍平一波起 憔悴黄花总带愁

  话说当日罗汉送走刘治远后,返至屋内,见女童仍在摆弄因缘棋,便唤其一同前往天枢。此女名唤阿如,为扁鹊家中一名丫鬟,罗汉见其聪敏伶俐,遂收其为徒,传授知识。当下二人来到天枢,阿如见天枢内有一面古镜,晶莹剔透,向罗汉问道:“师父,这面镜是作何用的?”罗汉向古镜望去,言道:“此镜来历非比寻常,相传秦王嬴政统一六国后,于各地搜集奇珍异宝,其中有八面古镜,为上古时期天地间元始之气汇集而成。八镜各有异处,如其中有一面照骨镜,可照出镜前人体骨骼脉络,又有一面三世镜,可显出照镜之人前世、今世与来世之容貌;这面镜背后署名太虚,作用却不明。当年秦王朝覆灭后,八面古镜中有七面流失,只太虚镜流落民间,为一农民所得,此人为避战乱,举家离村,其时正值岁星移位,村人误入归虚,后定居于其中。而太虚镜却不见下落,后被我拾得,至今仍悬挂于此。”

  言至此,二人忽见太虚镜中浮现些许事物,其身形似人,却面目丑陋无人相,阿如忙问镜中所现为何物,罗汉见后便知因由,道:“此事说来话长,尘世所在之地,其形圆,状如球,寰宇之中亦有无数类似之地,世人所在之地,夜观天幕,繁星点点,便是寰宇中无数球体,后世之人称之为星球;镜中之物正是身处尘世外星球之人,世人称其为异星人。”

  阿如又问:“师父说过,诸神下落尘世方可为人,既然如此,又为何会有尘世外之人?”罗汉答道:“尘世经历成、住、坏、空,后归于虚无,此过程循环往复,并非只此一次,此前亦有诸神为挽救下落尘世之神而创世,于世人无道时念诵《净世咒》,尘世便即销毁,后又重生,如此循环不息,至今已有八十一次。历次销毁时皆有少数人存活,尘世再生之初,世人尚处于刀耕火种时,此前存活之人便已有前次尘世末期所有学识。众神为使其不扰乱世事变迁而将其迁至异星居住。此次尘世于原始状态之上发展至今,虽早已脱离原始之态,却仍未达到前次尘世末期之水平,而异星人在其水平之上又发展千万年,世人已然望尘莫及。如今,异星人已掌握空间穿梭之术,发明轮状飞盘,可不受天枢律法中空间与速度之制约法则。”

  阿如心感讶异,又问:“即是前次尘世之人,为何异星人容貌丑陋无比,毫无人相?”罗汉答道:“异星人原本生存之空间已被销毁,原因正是其无道至极,而人愈无道,容貌便愈加丑陋。异星人虽幸存,其道德礼义于天道却相差甚远,是以如此丑陋。我见末法时世人当中便有来自异星之人,其容貌与末法之人相当,是以寻常人无法分辨。”阿如言道:“不知异星人此番意欲何为?”罗汉道:“我亦不知其中究竟,且听镜中人如何说道。”

于是,二人静观镜中异星人谈话,其谈话内容,却透露出后世之人又一劫难。(毕竟不知镜中异星人姓名,故且称三人为甲乙丙;谈话之中有些许词汇,老僧参详不透,恐只有后世之人方能理解)

甲:最近有仪器探测出,数百光年之外常有行星爆炸,有旧行星被黑洞吞噬,亦有新星诞生,此景数百年后将到达尘世,不知此为何故?

乙:另有仪器测到某种波段,可致行星逆转,灾害频发,昔日我等文明,便是因其毁灭。

甲:今时今日,我等已身居异星,且空间不同于尘世,但愿尘世之灾无法波及至此。

乙:不然,我们与尘世虽在不同空间,却同在九重天之下,到时只怕无法幸免。

甲:难道我们无法到达九重天之上?

乙:虽然我们科技发达,已掌握空间转移之术,却始终无法突破第九重天,且无人知晓九重天之上有何玄妙。

丙:尘世中有一处极其特殊,其时空属性与寻常尘世之地不同,我们各种仪器均无法探测其究竟,而此振动波亦是从中发出。

甲:既然能探测到振波,为何不能加以阻止?

丙:当时曾试图阻止,却发现各种仪器只能检测出某种声波,却无法对其控制。微观之下,我们早已发现物质当中分子之存在,而至今往分子之下,又细微数十层次,可此声波,却比分子更细微数百层次,所有仪器均无法介入。

甲:为何那处竟有如此科技,我们跨越两次人类文明,亦无法超越?

丙:此中究竟不得而知,我又知曾经有一人从那里走出,借时空之门返回此次人类文明初期,不知为何,此人似乎已超越生死,却始终于尘世中乞讨。

乙:你所说之人我亦知晓,据说是为结下某种事物,其名为“缘”,却不知这“缘”为何物。

丙:我们对“缘”只一知半解,有仪器检测到,尘世之中,亲人、朋友之间,甚至生活中偶遇之人,身体中皆有某种联系,呈现为电磁感应,却杂乱无章,尚无法总结其规律,不知此种联系是否即为“缘”。

甲:我不知“缘”为何物,却知若是有此物,末法之时便可不受振波影响而躲过劫难。

乙:若此刻去尘世得“缘”,岂不是可以幸免于难?

丙:且不说我们容貌异于世人,本次人类文明中,人口繁衍,人体构造,皆不同于史前文明,只怕我等即便有“缘”,也未必可逃难。

甲:如此说来,我们在前次人类文明末期逃过劫难,本次却无处可逃?

乙:非也,方才你提到,只因身体结构与当前尘世之人不同,才不可得救,那为何不把你我身体改造,使其于本次文明尘世之人无异?

丙:此法早已尝试过,前后曾抓来不少本次尘世人解剖研究,只是尘世间人体异常复杂,我们虽有两轮文明之科技,却依然无法破解其中奥妙,也不知世人身体为何者所造,如此完美。

甲:我忽有一法,不知是否可行。神州之人相信,世间妇女分娩之前,均有一元神入其体内,肉身由胚胎孕育而成,且各个器官均有再生之能力,我们为何不取人体当中关键器官,使其再生成人,而此人非是分娩所生,因此无元神进入,我们再将自己细胞精髓注入其中,不就可得人体,于尘世间得“缘”,以逃过此劫?

异星人乙:此法甚好,只可惜我们不可公然出现于尘世,按照目前尘世发展之进度,尚须千万年才可发明复制人体之术,到时只怕下个人类文明也已经结束。

异星人丙:这倒无妨,就将我们现有科技体系,由浅入深,逐渐传授于世人,若速度掌握得当,末法时世人就可发明身体复制之术。

异星人乙:据我所知,神州自有一套科学路线,据说为天授,又怎会接受我们所传?

异星人丙:除神州外,另有东南西北四方异国,我们可先传科技于西方诸国,再由西方传入神州。你要知道,神州所谓科学,乃是天地人三者之间和谐规律,需有道之人才可体会其中奥妙,无道者只视其为意识形态,甚至神话传说,且愈近末法之时,世人愈是无道,只知追求安逸享乐。我们所传之科学恰恰可满足那时人类所想;世人肉眼凡胎,不愿相信虚无缥缈之事,只愿相信肉眼可见之物,届时定会抛弃原有信仰而将我们所传之科技作为真理。

异星人甲:据说神州有儒、释、道三教,共同维持神州之道,而在三教之下,世人有各种信仰与行为规范,如此一来,世人皆有道,均可体会神州科学之奥妙,又怎会接受西方传入之技术?

异星人丙:不必担心,到末法之时会有外族势力入侵神州中土,将三教毁坏,又以各种手段强令神州之人放弃原有信仰与行为规范,几代之后,世人心中均无信仰,又无道德约束,只重金钱利益,实际享乐,以科学为唯一真理而视神学为迷信旧物,如此一来,将会更加依赖西方所传之科学。

此时,镜中影像开始模糊不清,又逐渐消失。罗汉掐指起卦,再看末法时景象,眼前呈现却与曾经所见大不相同。影象中,自某时开始,西方异国不断有学者发明新事物,如有四轮金属车,以热油为动力,发动后四轮转动向前行进,风驰电掣,快似风云;有巨型飞行器,外形似鸟,可于空中前行;有远洋巨舟,通体金属,使人行汪洋如踏平地;又有人发明人造天雷之术,所造之物名曰“电”,可加以保存,供各种器物使用。其中有一器物,以电为动力,驱动千万金属物件,可进行各种算术计算,称为“计算机”,如此诸般。再看此天象之下,届时西域赤眉国有一幽灵,入侵中土,占领中原江山,将儒释道三教破坏,强令僧尼还俗结婚,又收编道士入伍,派其上阵杀敌,诸如此类。其后神州之人无三教指引,不信鬼神,平日生活中又有各种器物辅助而不愿多施体力,器物创新又导致社会结构变化,如平日里小童可入私塾学堂,学习传统礼仪与书经,而末法时神州已无私塾,只有官办学堂,学习御用文人所编之赤眉军理论及西方科学;各行各业于新技术影响之下不断发展,人人均需参与其中,为其出力,才可赚得糊口之银。罗汉又见卦中末法之时,无论是人是物,均恶业缠身,以致天灾频发,而人人之间亦因恶业繁重而关系紧张,夫妻不和,朋友反目,如此之事多不胜数;其时世人大多浮躁,欲望多而只重金钱利益,终日烦闷。怎奈世人已不晓因果之事,不信吃苦行善之理,只依赖西方所传之科学,望能从中寻到解决各种问题之方法,殊不知此些种种皆因世人只重科学而生,却想以其法解决其本身问题。至此,神州大地已无净土,有诗曰:

异族祸星自西来 黯黯阴霾日不明

罗汉长叹一声,起身来到如来法像前,诉说方才所见,问如来有何对策。此尊法像有如来法身加持,天枢中人来此询问诸般事宜,均可得其点拨,怎知此刻却只见法像流泪。阿如跪在罗汉身旁,心想难道刘治远返回万年之前,于世间行乞,望世人结下善缘,此番却只是徒劳?

尘木妄注

此回高僧所述之事当真光怪陆离,尤其太虚镜中异星人谈话,有诸多词汇,此时尚未流传。不过此些种种却非无迹可寻,其中说到尘世经历成住坏空,循环往复,而今确实有些地区,发现各种古物,其工艺十分特殊,当世之人无法做出,莫非此些事物便是源自前次尘世?三名异星人对话中,谈到其研究尘世之人身体之事,世间确实有人莫名失踪,偶尔有人返回,却已记忆全失,不知是否异星人所为?最奇之事乃是如来法像流泪,不知其中有何深意。以如来之能,怎会不知异星人之事?如若知晓而无对策,又为何指点刘治远于世间结缘?

上一回:善念一出缘已成 天国世界妙无穷
下一回:火龙蛰起燕门秋 原璧应难赵氏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