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因缘录 - 第十二回

2020/06/14

尘世因缘录

第十二回 纷纷世事无穷尽 茫茫天数不可逃

  刘恒登基后欲实施新政,僧人道:“皇上不必费神,只需废除赤眉律法,一切依照旧理便可。”

  帝叹道:“不久前尚以为复国无望,只觉如一场梦,可回想起却异常凶险,守城那时,若赤眉驻扎城外坚守不攻,我等粮草耗尽,其未必便亡。”

  僧曰:“表面看去,是那攻城将领以恶压善,抓流浪疯癫之人来耗我口粮,却不知正因为这一分恶让其早亡十日。世事皆无偶然,那领军看似大意,实为天意,注定赤眉亡于此时,即便其坚守不攻,也会有天象变化使其消亡。当年商纣王对女娲不敬而遭亡国之灾,其欲念一生,种下恶因,恶果便已有,中间不过是众生在人间演绎。天象要其那时亡,早已降生妲己迎合此象。人间之事先后发生,可天上看来结局已然写定。那一百八十个疯癫人,本是神界天兵,为迎合天象而下界,知道此时会有此一幕,便借各种机缘来到此地。又怕在人世沉沦,被红尘所迷,便托生为疯癫人,一生孤寡穷困,遭人冷眼,吃尽世间疾苦,却不得一分利益,世人不明其有意为之,可不受尘世物欲牵挂,正因为此,时机一到便可顿悟。”

  帝又问:“如今神州破败不堪,要如何才可有盛世之象?”

  僧曰:“国之本在于人,人心坏则国败。欲改国貌,则应从根本处改变人心。赤眉治国,律法繁多却不约束人心,上至高官,下至百姓,皆被物欲驱使,愈是如此,愈不见天理,看似繁荣,内里却病入膏肓。新政可由三面入手,除整顿财务军务外,重心应在人心之提升,此为强国之本。”

  帝问:“人心沉沦,又如何提升?”

  僧曰:“事物生克,中庸为道,为官者根据权利大小,均要有对应之制约力,使其不可滥用权利,不患律法不公;以人为本,无论贫富,不论地位,人人皆有尊严,均可通过自身努力而取得成就,不患人心浮躁;改革科考学堂,取缔一切赤眉理论课程,代以古籍典故,重在育人,人有德便可生出智慧,不患国之不强。”

  帝曰:“谨遵教诲。”

  神州百废待兴,因赤眉律法根深蒂固,新政颁布之初,社会稍显停滞,有书生质疑新政,刘恒采纳僧人建议,于皇城外搭台,悼念此前火龙焚京时惨死之人,并邀各地书生来此讲辩,阐述不同政见,且亲自入场,与众人讨论。书生亦知若仍是赤眉当政,便绝无此机会,是以纷纷改变对新政之看法。

  此时,西域赤眉国有学者向其当政者上书,视神州新政为其威胁,书中点明道:“我赤眉分支于神州受重创,其新政中,提升人心道德之举乃驱除赤眉之精粹。”其当政者采纳书中建议,于半月后发檄文,称神州内乱,民不聊生,欲助平乱,屯兵百万于边境。僧人进言道:“赤眉自西来,国人凶猛好斗,其过半国土为高寒之地,不宜居住,自古便不断外侵,神州以北大部区域被其占据;赤眉运终,我国应主动宣战,夺回失地,而非等其入侵再被动出兵,其兵虽多于我,但天意如此,一切皆有惊无险。”

  翌日,帝命定远将军出征赤眉国,随军仅有一僧人,无兵。

  将军帐中,定远对僧人言道:“我等凡夫俗子,不知你我二人要如何对付那赤眉国百万精兵?其国位于神州西北,可为何我等向东南行进?”

  僧人曰:“战争乃下下之策,能避则避,那赤眉国原本只有高寒雪地,南侵后才开始转机,这次便要令其回到此前之状态。将军可知,为何愈往北天愈寒?”

  将军道:“皆因世人所处之地并非平板一块,而是宙宇中一星体,其状如球,越向北日照越少,是以寒冷,极北处甚至终日无光。”

  僧人又问:“将军所言极是。又是否知道,那每晚天上明月却是如何来历?”

  将军叹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古人不知,如今科学已发现,明月亦是宙宇中一星体,其星道轨迹始终在我星球周围。只是其从何而来,恕我孤陋寡闻,并不知晓。”

  僧人曰:“世人多以为那月亮是宙宇中一星体,却不知其是史前世人所造,其状如球,中空,内有机关,可控制其运行。这次南下,目的便是要更改其运行轨迹。”

  将军问:“那月亮遥不可及,又如何改变?”

  僧人曰:“遥不可及只是世人所见,空间与时间远超世人所理解之范围,这次南下,将军也可知自己来历。”

  二人一路向南,不多日便觉海气飘渺,行至海边,见有一渔夫正在网中翻寻,将小鱼放生,见二人来此,放下手中渔网,道:“你们二位来啦?”将军问:“你认得我们?”渔夫答道:“昨日打渔捕到一只龟,你们可知怎的,那龟竟流泪不止,我以为是其体内海水溢出,没当回事,可昨晚却梦见一白发老者,背一张弓,也不言语,举弓向天便射,也没有箭,只拉弦,我抬头一看,你道怎的,那月亮竟被他射偏,又跟我说自己一直在此等人,一位僧人,一位将军,两人不久将至。今晨醒来,再看那只龟,却只剩一龟壳。见到你们二人,看装扮正是那白发老者所说之人,且不管你们所为何事,远道而来,先到舍下歇息片刻吧。”

  二人随渔夫回到家中,渔夫妻子见到众人,便开始做饭。渔夫拿来龟壳给二人参详,僧人手指龟壳纹路,问众人道:“你们看这龟壳纹路,是否像神州之山川河海?”将军道:“你这一说,还真是如此。”再看这龟壳,忽泌出海气,蒸腾不止,再看壳上纹路,却又如一棋盘,盘中竟有数枚棋子,有一子歪斜倒地,背后刻着“定远”二字,忽又站立而起,众棋子因势而动,一步步仿佛真有两人对弈,却不互相杀子而是逐步后退,最后退到两边,回到棋局初始之态,竟是倒序而行。此刻海气消散,却听渔夫妻子唤众人进食。

  世人发现,自那天起,每晚月亮升起后并不一直向西,而是在空中折返数回后方才西落,这之间正是赤眉国白昼之时,白日恰好被月遮挡,阳气不至,终日阴沈,其国境北部积雪向南扩展,数日后大部地区已成雪原,而其军事重地皆在南部,火器因而报废,自此国运大衰,其亦知此象非人力可解,便断了南侵之意。僧人又以钦差之名出使赤眉国,要回旧时所失之地,将神州版图扩大近半。有诗曰:

从此不敢称雄长
兵器全销运始终

  其余部州各国见此,方知自身科学之局限,纷纷愿与神州结盟,望神州传其玄术以利国利民并持之以恒,各国使臣于京师签订协议,神州自此一跃成为尘世之中坚,正是:

五夷重回称天子
否极泰来九国春

上一回:东边门里伏金剑 勇士西门入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