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因缘录 - 第十一回

2020/06/14

尘世因缘录

第十一回 东边门里伏金剑 勇士西门入帝宫

  因近京师,赤眉恐军部拥兵谋反,是以定远在京师外就已交了兵权。此时营里只剩心腹家将不足十人,众人连夜赶往京师东郊黎城,次日清晨便以驱除西域赤眉之名举义,并将檄文广为传播。黎城百姓中,有不信寥寥十人可扳倒赤眉者,不愿惹祸上身而远走避难,亦有深受赤眉之害者加入义军,其中不乏书生,只因黎城临海,与西方异国接近,自赤眉变法后,异国学术、思想逐渐传入,城内书生深受影响,是以对赤眉愈加不满。

  百姓离城之时,却见有三人进城,出城百姓纷劝三人,有人言:“将军带了不到十人来此举旗,我等不愿受其牵连,你们怎的反倒此时进城?”又有人道:“众人皆知赤眉之恶,只是其兵强马壮,何必做那无用之争而枉送了性命?”出城百姓中有一人携一女童,边走边对女童道:“如红啊,都说本命年多灾,果不其然,来日爹再去庙里找和尚求个开光符给你。”说话时恰路过三人身旁,那女童看到三人里有个年轻和尚,眉头微皱,指着那和尚道:“爹爹,这里有个小和尚哩!”女童身旁那人道:“这和尚也不知怎的,此时偏要进城,到时赤眉打来,只能白白送了性命。”

  那小和尚听后,言道:“近年来天象异变,乃改朝换代之兆,赤眉气数将近,不必惊慌。”却听女童父亲道:“你所说皆是自然变化,无科学之依据,还是逃命要紧。”身旁女童却不依,不肯随其出城,其父也急了,言道:“你不走,爹可要走了。”那女童也不理睬,转身道:“小和尚,我以前好像见过你哩!”就听那小和尚道:“你我确有一面之缘,你今时姓张,闺名如红,是也不是?”女童父亲听后讶异:“你和我小女曾经见过?”小和尚点头微笑,道:“既是如此,今日便送你条红绳吧。”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条红绳,系在女童腰间,又对其父言道:“令千金此生平顺,无灾多福,不用操心。”那人拱手道谢,也不多言,拉着女童出了城。

  这三人,一人为此前寻医周氏,也即汉帝刘恒,一人为神医北郭先生,而那小和尚,此前在药铺当学童,自然就是刘治远了。随父离城那位女童则是天枢中被刘治远踢倒定远人偶以至因缘棋中大军溃败之阿如,皆为曾经结缘之人,此刻纷纷来此应天象。

  定远举旗一事传回京师,朝野震动,其虽区区十人,却因军功甚巨,在军中又有党羽,又有黎城百姓支持,赤眉恐节外生枝,遂计划速战速决,不等周边军部返朝,就派京师近卫带数万人马,火速抵达黎城之郊,稍作整顿便开始攻城。数万人均知定远麾下多是黎城书生,只当是得了份肥差,一路说笑,可接近护城河时,却发觉城外不知何时散落些许大石,也不当回事,在石阵中绕行,可明明城墙就在眼前,却总在石阵中来回往复,领军之人见此,知城中有高人,便收了兵卒,驻扎城外。

  这领军之人本是地方小官,贿赂得了军衔,沙场经验寥寥,得知定远以十人之力举旗造反,平乱本势在必得,却遭遇石阵,便问其军师有何良策,那军师也无甚阅历,只懂阴谋诡计,其献一计,曰:“那定远麾下区区十人,只凭妖术迷惑我军,我等不必强攻;据出城百姓口中得知,城中粮草不多,又要顾及城中百姓,只需在周边村落征来平民,送到黎城外,定远若置若不顾,我军可大肆宣传其不顾百姓生死,使其不得民心;若其将百姓带进城里,不出十日,其粮草耗尽,也就不战自降。”领军之人觉此计甚妙,遂令下属去周边征人,却遭百姓抵抗,因作战需地方百姓支持,也不便强征,就趁夜抓来乞讨流浪之人,亦有残障、智障者,共一百八十人,又趁夜送至黎城城边石阵中,以绳索捆绑使人不得动弹。

  翌日清晨,有下属报于定远,城外阵中有百多人被绳索捆绑,定远向其余诸人道:“这定是赤眉之计,使无辜百姓来耗我口粮,这百十人本不算多,只是城中军粮已分给百姓,如今粮草不足半月,十天内便要告罄,如此可怎生是好?”刘治远言道:“你将阵中所有百姓接进城中,好生款待,只需一天便有分晓。”又对刘恒道:“等这百十人来后,你要亲自服侍,不可怠慢。”定远与刘恒不明其中道理,却对僧人所说深信不疑,便有人将城外众人带进城中。

  刘恒见众人衣着破烂,蓬头垢面,痴傻疯癫,却也不避讳,安排众人沐浴更衣,又亲自准备饭食,待安顿众人休息时,已然夜晚,自己身感疲倦,也即睡去。

  当夜赤眉营中,领军正与军师商讨计策,其道:“这次多亏有军师妙计,等平乱完毕,你我必定加官进爵。”军师道:“这都是大人之功,我只是尽微薄之力。”二人把酒言欢,甚是开心。

  当晚,神州百姓皆发同一梦,梦中见有人骑金龙飞升上天,身旁有一僧人脚踩祥云,身后又有一人身披金甲,骑黄金战马;又见云雾缭绕,有百十名天兵追随金龙,细数之下,共一百八十人。

  翌日清晨,百姓议论纷纷,有人说定远将军得了天助,赤眉命数终结;亦有人说赤眉坏事做绝,遭了天谴;还有人说这黎城之名应了天象,黎乃黎明,于黎城起义乃是晦极生明,剥复转折之意。赤眉张榜布告,说有人以妖术蛊惑民心,此梦不可信亦不可议论,违者皆以迷信定罪,又命官办学堂四处讲解梦之缘由皆为虚幻,还令御用文人撰文著书,引经据典,力证若无赤眉神州将大乱。

  即便如此,赤眉军中高层却惊恐万分,命各处军部带火器进京,速速平乱,私下里却各自寻找后路,有人将财物与家属偷送往异国安顿。也该得赤眉运终,各地军部得知定远造反,有改旗倒戈者,有因各种缘由拖延进京者,仍有半数军械赶来京师,可天要变,又岂是人力可阻拦?就在赤眉军重型火器即将进京时,六月天却忽降大雪,火器多半报废,雪仍未停。各地百姓见大雪纷飞,皆买酒暖身,尤其京师百姓,饮酒串门,一时酒贵。

  刘治远向定远言道:“那赤眉军中,军官多为贿赂而来,贪生怕死,不足为惧,你便带天兵直入皇宫。”定远领命,带天兵向京师进攻,沿途有抵挡之赤眉兵卒,确如刘治远所说,一触即溃。赤眉军节节败退,其首脑于皇宫内得知消息,携了金银由皇宫西门外逃,可却被军中倒戈之兵卒拦截俘获,关进牢中;刘恒未损一兵一卒便入了帝宫。

  又一日,赤眉军首领签投降文书,赤眉即亡。

  此刻大雪消停,百姓连日饮酒者,亦清醒过来,均感有异,原本染有赤眉者,皆褪了赤色,无赤眉者,也觉身心一震,神州众人皆觉感官不同以往,回想此前,为名为利,徒劳身心,人情冷漠,只重财物贪欲。此刻酒醒,听闻改朝换代,纷纷走上街头,放炮庆祝,并互相拱手道贺,即便陌生人也相视微笑,人人之间变得融洽万分,也不知哪家商户,此前卖酒,随后卖炮竹,捡了便宜。并未如御用学者所说,神州若无赤眉则天下大乱,最多也只个别百姓大意,被鞭炮烧伤。

上一回:真龙不在皇宫内 红花开尽黄花开
下一回:纷纷世事无穷尽 茫茫天数不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