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因缘录 - 第十回

2020/06/14

尘世因缘录

第十回 真龙不在皇宫内 红花开尽黄花开

  月挂墙头,星落树梢,此时皇城外将军府中,有一人正于书房查阅兵书,阅览间渐觉困意,忽见纸上布阵图中兵卒竟开始走动,待要细看,却发觉自身已在战场之中,四面八方杀声不绝,忽又身在营帐内,见自己拔刀自刎,手起刀落,却并无痛感,只觉身体上升,向下看又见自己伏在地上。周围无限空旷凄凉,不知将去往何处,四周漆黑,只远处一点亮光,意识里便向亮处走去,行有数十步,发觉前方有两人,一人身穿龙袍,似某朝皇帝,另一人却着寻常僧衣。继续前行,方听得二人间谈话:

帝问:“自朕登基以来,至今寥寥数千年,为何世间有如此之变故?此时又与大师相遇?”

僧曰:“本次创世之初,众神便知今日将有邪魔祸乱人间,皇上或许眼中只见神州经历改朝换代,可其本意却是为今日积累传统之文化;千年来,虽朝代更替,可神州文化却未曾失传,其中各种历史典故,今日皆脍炙人口,为后人留下仁、义、礼、智、信等道德基础,只要世人坚守根本,便可与邪魔抗衡。当年佛祖仁慈,见末法时邪魔肆虐,世人无可依之法,遂放下金线之路,使世人可依此返回神界,邪魔因此而更加竭力,阻止世人得度,以致今日之人道德全无。”

帝问:“不知大师口中之魔究竟如何使世人堕落至此?”

僧曰:“此魔不遗余力,其行有三。其一,创世之时,各天国之神皆知诸神需下落尘世才可得度,而得度后将返回原本所在之天国,是以分尘世为四大部洲,各个部洲间相互隔绝,或是沙漠,或是海洋,乃世人不可逾越之屏障,各部洲、种族皆有其天国之主托生入世传法,使人可返回其原本所在之国;而邪魔利用异星人觊觎此次世人之肉身构造,使异星人将其科学传于世人,尘世于某时间起,各项新事物层出不穷,有飞天之机械,跨海之巨舟,使世人可穿行于各个部洲,诗曰:

飞者非鸟
潜者非鱼
战不在兵
造化游戏

如此便打乱各部洲、种族之间隔,相继有人将各自天国之法传于其他部洲,又有不同部洲之人通婚,如此一来,各部洲得度之法混乱,世人却根本不知此理,失去得度之良机;其二,神州乃当初众神下落之地,因而有孔子、老子等诸位星宿下方传法,又有佛道两家汇集于此,所传之理皆有神旨,是以邪魔倾其全力,安排赤眉于西域起兵,侵占中原,后将数千年之文化毁坏殆尽,使神州之人心中无德,对神佛不屑;其三,因异星人身体构造之缺陷,其传于世人之科学中,便有一项复制之术,可取生物之特征而将其再造。万物有灵,复制之体却无魂无魄,起初只是复制禽兽,最终将再造人身,所造之人并无人之元神,而异星人却可得此人身,到时天门将因此关闭,只因人已非人而不可度。”

帝听后大惊,问道:“如此可怎生是好?”

僧曰:“一害还须一灾还,恶业深重便有天灾频发,有诗曰:

盈虚原有数,盛衰亦有无。 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繁华市,变汪洋。 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 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 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 世上有人行大善,免遭此劫不上算。 还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乱纷纷,二愁东西饿死人, 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 七愁有饭无人食,八愁有人无衣穿, 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 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 谨防人人艰难过,关过天番龙蛇年。”

帝问:“听大师所言,难道猪鼠年间会有大难?”

僧曰:“皇上已经看到,汉人用赤眉硃砂染眉,其剧毒无比,届时赤眉之毒将传至西方诸国,尘世间无一能幸免。”

帝问:“朕想力挽狂澜,可如今事物全非,且赤眉强盛,复国困难重重,总觉并无光明之路,不知大师可有办法?”

僧曰:“世上之事往往出人意表,皇上不应以表而论。京师之北有重山,其中有一平部峰,峰顶有迎客松,姿态怪异,郁郁葱葱,昨夜无风无雨,此树轰然倒塌,皇上可知其中原因?”

帝曰:“若有狂风暴雨,树木或许不经摧残而倒;如无外力,又为何会倒塌?”

僧曰:“周围山民亦不解,纷纷上前察看,才发觉此树虽枝繁叶茂,内里却蛀虫遍布,腐败至极,若不倒塌,实有违天理。只是旁人皆被其外表所迷,以为此树强盛,是以倒塌前无任何征兆。”

帝问:“大师之意我已明了,如此说来,众生是否只应静观其变?”

僧曰:“皇上可知,那大树之旁本有棵小树,内里并无蛀虫,且正值壮年,却因接近大树,树倒之时将其一并压垮。如今神州之人染眉成风,甚至有幼童染眉,均以为染眉之后可得名利,不知如此却种下祸因,最终将有性命之忧。”

帝感惊惶,问曰:“若世人有心洗去赤眉,则可免于此祸。可朕见世人纷纷染眉,却无人洗净,这又如何可解?”

僧人伸手一指远处梦中之人,曰:“此人便可解。”

  梦中这人正是定远将军,其听闻僧、帝二人谈话,觉此二人图谋作反,正怒不可遏,见僧人指向自己,便行将过去,正欲开口,忽见僧人双手合十,口念佛号,自己顿觉思绪流转,曾经记忆了然于心,忆起前尘往事,当下失声痛哭,捶胸顿足道:“我曾受大师点拨,飞身撞树,了结性命以得人身,大师亦为使我结缘而向我乞讨,为何我今日却被利欲迷住双目,染了赤眉,为虎作伥?数十年,我手握屠刀,残杀生灵,扬恶欺善,赤眉因而高枕无忧,终日荒淫腐败,我何以竟成为此种罪人?”说罢,手中挥剑,向自己头颈处抹去,冷剑刺骨,人猛然惊醒,抬头见书案依旧,才如梦初醒,梦中情形却历历在目,当下挥笔写下讨伐赤眉之檄文,文中写道:

自赤眉窃国,至今已数十年矣。荼毒生灵不计其数,凡有血气者未有闻之而不痛减者也。自高祖斩蛇以来,历史圣人扶持名教,传下仁义礼智信等诸理,而赤匪举神州千年礼义人伦,一旦扫地荡尽。 自古万物有灵,王道治明,神道治幽,神州之人敬畏天地、神佛、父母。历史中乱臣贼子穷凶极恶者亦敬畏神祗。李自成至曲阜不犯圣庙,张献忠至梓潼亦祭文昌。赤眉军破城之后,毁僧灭道,历经数次浩劫,将人心诚善尽皆摧毁。今又以赤眉硃砂荼毒尘世之人,使鬼神共愤。今立此文,明此文者当以诚心洗去赤眉,悬崖勒马,以神州传统礼义自束其身,免与赤眉同流。本堂原为赤眉中人,今幡然醒悟,愿以良知为本,上有日月,下有鬼神,明有浩浩长江之水,幽有前此殉难各忠臣烈士之魂,实鉴吾心,咸听吾言。檄到如律令,无忽!

尘木妄注

此次高僧言中,天机尽泄,不知世人可否明其意?近来天灾频发,异象丛生,佛像面上竟开出白花,不知此花是否即为佛家圣花优昙婆罗,传闻此花三千年一开,开则有未来佛下世说法,不知是否高僧言中金线之路便是此事,亦不知世人是否有此机缘得度?将军檄文中古语甚多,恐当下之人未必可懂,实应多读旧书,方能明此檄文,而发愿洗去赤眉。正是:

好把旧书多读到
义言一出见英明

上一回:世事如棋局初残 最佳秋色在长安
下一回:东边门里伏金剑 勇士西门入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