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玄学重新探索奇妙世界 - 月球(下)

2018/07/30

用玄学重新探索奇妙世界

第一章 - 月球(下)

我一直觉得自己文化程度不高,时常后悔当初上学时没有好好利用课余时间多读一些书,现在既不是专家也不是学者,仅仅是一个对未解之谜感兴趣的普通人,只能用自己有限的知识来探索未知;然而正因为对实证科学所知有限,才不会太拘泥执着于科学已发现的范畴和此前科学家所总结的规律,至少科学家很少会用幼儿园里看到的神话故事作为科研的依据:

洪水就临到地上四十天;水不断上涨,把方舟升起,於是方舟就从地上浮起来。 水势甚大,在地上大大上涨,方舟就在水面上漂来漂去。 水势在地面上越来越大,天下所有的高山都被淹没了。 -《创世纪 7:12》

帝曰:咨!四岳,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佥曰:於!鲧哉。帝曰,往,钦哉!九载,绩用弗成。(尧帝说:唉,四岳啊,现在各地洪水肆虐,巨浪滔天,天下百姓都在受苦,有谁可将这洪水治理好?大家都说:鲧可以。尧帝说:那就派鲧去吧。然而九年过去了,治水没有任何成效。) -《尚书 - 尧典》

西方圣经的大洪水,东方传说的大禹治水,如果所说是同一件事,按照时间的顺序,大概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下了四十天暴雨,引发大洪水将世界上大部分陆地淹没,大部分人都被淹死或逃生时因恶劣的环境而死亡,华夏民族所在地势较高处的人得以存活,当时的中央朝廷里(管理万邦的朝廷,并非只中国一地),尧帝先后令鲧、大禹治水,鲧治水不成被处死,大禹吸取教训,先做了一系列的地理考察,写成报告,就是《山海经》中的《山经》,后根据报告中的地势而总结出“堵不如疏”这个道理,发动人力疏导河道,使内陆的水可以流向大海,经过十三年的努力终于把水患治理好。

当中国人在无休止的争论《山海经》是否是真实的地理记录时,一个美国学者默默地背起行囊,徒步考察《山海经》里所描绘的地理路线,将其与现今世界地理结合印证,最终写出一本书:《Pale ink: Two ancient records of Chinese exploration in America》,考证了《山海经》是一本严肃的地理志。然而,这只是我们研究的第一步:

东山经之首,曰樕蛛之山,北临乾昧。食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鳙鳙之鱼,其状如梨牛,其音如彘鸣。
又南三百里,曰藟山,其上有玉,其下有金。湖水出焉,东流注于食水,其中多活师。
……
又南三百里,曰勃垒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南三百里,曰番条之山,无草木,多沙。氵咸水出焉,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鳡鱼。
……
又南三百里,曰独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美石。末涂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沔,其中多鰷庸,其状如黄蛇,鱼翼,出入有光,见则其邑大旱。
《山海经 - 东山经四》

《山海经》里记载的地貌,用生物特征来归类,大致可以分成三类,一类是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此类多为高海拔地区;另一类是完全没有生物甚至没有草木的荒芜地带,海拔较低;还有一类则是有些飞鸟,如果有水的话还会有些鱼类或水陆两栖动物。进一步将已经考证的地址与书中的地貌联系起来,则不难发现,对于多数地区而言,有没有生物,生物种类是否繁多,或许只取决于当地的海拔高度,而这个海拔高度,大约是六百米。是否可以说,当初的大洪水,淹没了海拔六百米以下的陆地?

东西方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典籍,在大洪水这件事上有着惊人的吻合,却不被现今主流科学接受。确实,从科学的角度看,不要说整件事无可考证了,就是其中许多细节也无从解释,为何会连续下了四十天的雨?又要多少雨水才会将陆地的山川全部淹没?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淮南子 - 天文训》

按照古书记载,大洪水还造成了一个比淹没陆地更严重的后果:它使地轴发生了变动。洪水过后,人们惊恐的发现,天上的星座、星象不再是以前的位置,而是整体往西北偏移。短时间内,如此巨大的地理变动,难道只是四十天的暴雨可以造成的吗?现今的环保人士不断呼吁人们应该重视全球变暖问题,因为其中一个正在发生的后果就是海平面逐年上升;往坏处想,即便是地球两极的冰全部融化,海平面上升的高度约为68米,可当年的大洪水为何能淹没海拔600米的陆地?这么多水是从哪里来的?淹没了大部分陆地的水量,又岂能是大禹治水可以疏导的?这一系列的问题,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洪水并非从天而降,而是地球原本就有的海水被某种原因引发了海啸,不断冲刷着海拔六百米以下的陆地,以至于造成了地球运行的不稳定。就好像一个用扁担挑着水桶走路的人,水桶里被搅了一下,水在桶里晃,导致水桶不稳,挑水的人为了保持平衡而不得不改变原本的行进路线。同样的,等到地球运行趋于稳定后,地轴的黄赤夹角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如果这种猜想成立,那么问题就来了:是什么引发了如此大的海啸?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陨石撞到太平洋里,掀起了滔天巨浪?如果是这样的话,太平洋里不会没有留下痕迹,除非这个行星只是压在太平洋表面;其实,这个小星球都不需要接触到地球,只要距离够近,其引力就足以掀起巨浪。关键在于:小星球制造了大洪水后便迅速离开了。

如果从第一章看到现在,不难发现,能够以极其精确的时间和角度贴近地球,引起海啸洪水后迅速离开的天体,只有史前文明后期的科学家们制造出的月球。而史前人类(本次人类眼里的外星人)为什么要这么做?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看看地轴改变后,地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也许会得到一些启示。

中次十二山洞庭山之首,曰篇遇之山,无草木,多黄金。
……
又东南一百里,曰江浮之山,其上多银、砥砺,无草木,其兽多豕鹿。
又东二百里,曰真陵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玉,其木多穀柞柳杻,其草多荣草。

多金、多银、多玉,按照现代人的说法,这是标准的风水宝地。从古至今,人类都会选择在适宜居住的地方定居,即便是现今人们可以利用科学在相当程度上克服自然的劣势,依然还是会到气候宜人的地方安家;大洪水前,世界各地的人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在北回归线附近建立家园,正是因为这里的气候适合,自然资源丰富;而各个民族都创造并留下了至今无人能解释的遗迹和研究不透的谜:古埃及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通天塔,百慕大三角,沉没的亚特兰提斯,玛雅文明,罗布泊,神农架……这些地区、遗迹有何奇特之处,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这里就不重复说明了,这些古文明和奇迹的选址,无一例外的都在北纬三十度一带:

北纬三十度的古迹

我相信如果考古学家继续探索,一定还会在北纬三十度上下如沙漠、海底等区域发现更多的遗迹,而已经发现的种种,无一不有强烈的暗示,曾经在这一带有过璀璨发达的文明,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变化,使得这些文明在同一时间纷纷殒灭,而这一变化,就是那场大洪水。

一张地球轴自转与公转示意图,注意黄道和赤道夹角为二十三度:

地球旋转示意图 (图片来源:http://www.solar.steinbergs.us/solar.html)

地表不同纬度与太阳距离不同,所以受热不均,人们又把地表分为几个气候带:

地球气候带分布

古人观察到了“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按照这一线索不难得知,在大洪水之前,黄道与赤道的夹角应该大于23度,而且前后差别必须足够大,才能让古人看到天上的星辰纷纷向西北移动。地轴的变化直接导致了太阳直射地球的范围缩小,使得地表温度下降,空气湿度降低,降雨量减少,经过上千年的积累,结果就是沧海变成了桑田,桑田又成了荒漠;看看考古学家发现的楼兰古国、精绝古国、丝绸之路等等曾一度辉煌的地区逐渐变成了荒漠,无一不与巨大的气候变化导致水资源匮乏密切相关。或者说,大洪水对本次人类文明的一个长远影响,是抑制了其发展。

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是外星人(即史前文明)害怕本次人类文明发展到了一定水平会威胁到它们?还是以前车之鉴的角度,知道人类的发展最终会导致毁灭,而要帮助人们免于发展过快而欲望膨胀最后自我毁灭?当然,这些问题和之前的猜想,都是建立于月球被人为控制的基础上,而这个基础本身就很不可思议,尤其是历史记载的匮乏使得我不得不四处拼凑的寻找线索:

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
《尚书 - 尧典》

大洪水过后,地轴发生了变化,日月星辰的运行也跟以前不同了,于是尧帝命令羲、和,要谨慎仔细地根据天地运行的规律,观察日月星辰运行的情况,制定新的历法,把准确的气候时令告诉天下百姓。新的历法一直沿用至今,那么旧历法是怎样的呢?史书没有明确的记载,然而我们知道,现今发现的玛雅文明以天文发达著称,根据玛雅人的哈布历,一年有十八个月,每个月有二十天,年末还有五天用来祭祀,所以一年还是三百六十五天。如果玛雅人的历法是大洪水前人们使用的历法,而尧帝命人根据日月星辰制定的新历法,那么新旧历法的差别只是因月球公转周期的变化,造成的每个月由原先的二十天变成了三十天。这一点,只有月球被人为控制而精确改变运行周期才可以达到。这里又有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玛雅人没有使用尧帝新制定的历法,而依旧用着旧的历法?

舜臣尧,宾于四门,流四凶族混沌、穷奇、梼杌、饕餮,投诸四裔,以御魑魅。
《左传·文公十八年》

我又翻开史书,发现神州曾经有“四凶”,乃是神话传说中由上古时代的舜帝流放到四方的四个凶神,名为混沌、穷奇、梼杌、饕餮。四凶的概念被许多玄幻小说、电子游戏借用,以至于许多人以为四凶是四个恶兽。《史记·五帝本纪》中的记述是:帝鸿氏之不才子“混沌”、少皞氏之不才子“穷奇”、颛顼氏之不才子“梼杌”,以上合称“三凶”,加上缙云氏之不才子“饕餮”合称“四凶”。去掉后人的渲染夸大和文艺作品里的夸张虚化,四凶的本质,应该是四个部落酋长,他们不服舜帝统治而被流放,四凶兽也许就是这四个部落各自的图腾。会不会玛雅文明便是“四凶”之一的部落?被驱逐后仍然用着“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之前的历法?

这一章有许多猜想,虽说是猜想,却都有根据,许多被现代人视作神话的历史传说,也许都有其真实的一面。不安于按部就班的生活,对人的生命,人类生存的世界、宇宙多些好奇,往往会发现显而易见却容易被忽略的问题:《山径》的地理考察,往各个方向都是走一条直线,而不需要绕开各种复杂的山河障碍,与其说是实地考察,怎么似乎更像是现代的航拍?在唯物科学氛围里成长的人,已经失去了接受不同观点的能力,其实,许多大科学家都有着虔诚的信仰,牛顿解释了力学,别人问他为何宇宙里的星体会和谐运动时,他说也许是上帝推了一把;《苏菲的世界》里,苏菲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越看越觉得镜子里熟悉的自己变成了一个陌生人,而镜中的自己忽然对镜子前的自己眨了一下眼,我想,也许镜中的虚幻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