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玄学重新探索奇妙世界 - 月球(中)

2018/07/18

用玄学重新探索奇妙世界

第一章 - 月球(中)

你无法相信我们看到了什么。
并不只有我们在那里,对吗?
是的,我们并不孤独。
—《变形金刚3》

2011年上映的《变形金刚3》里,宇航员艾德琳在月球背面看到了变形金刚,电影固然有许多虚构的成分,然而这一剧情设定却有着很深的背景。

在登月之前,NASA就已经开始收集月球上异常活动的情报,并以《R277》为名于1969年公布了一个报告,其中包含了从1540年至1967年近600年间人类观测到月球表面出现的移动的光点、云、黑影等神秘现象。由于权威机构对信息有意无意的保留,以及不同人的不同看法,对地外生命的研究一直都不可能有定论而只能是无休止的争吵,鉴于此,列举人们的探索发现并非本文的目的,举这一例只是为了说明,人们其实早已发现月球并非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以科学的态度来看,任何事物都应该有其最本质的原因;也正如佛家所说,世间万物皆有因由,而肉眼所见皆为幻象。

对于一件事物来说,如果人们看到的是幻象的一面,那么真相的一面如何发现?比如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技术层面看到的不过是声音和光的回放,然而本质上我们看到的却是电影所表达的思想感情。前文中提到的电影《2012》里,地球遭遇了巨大的自然灾害,人类文明几乎被摧毁到了最原始的状态,留下来的是全世界顶尖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大家只能在巨大的诺亚方舟里生存……如果这部电影描述的场景继续发展下去,也许剧情会是这样:

  1. 因为地球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甚至导致了地表微量元素的变化(按照现今科学家的推测,类似的变化曾经发生过一次,使得大气层氧气含量骤减,进而导致了恐龙的灭绝),以至于人们只能在“方舟”里生存,如果要到外面的世界则必须穿上类似宇航服一样的防护设备。人们就这样生存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不停的对地球进行探查,看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球是否能回归到曾经生活的状态。然而,除了一些低级的可以克服恶劣环境的物种外,人们一无所获。
  2. 有一天,探测的飞船在某处发现了一群生物,这些生物和其他低级物种不同,他们有基本的组织能力,有基本的生活群体,他们披着树叶吃着生肉,更重要的是:他们不需要穿宇航服就可以在地球上生存。对只能躲在避难方舟里的人来说,这群生物给他们重返地球带来了希望。
  3. 人们开始拿这群生物做实验,想得到他们身体的机能,同时也想观察这群生物的发展进化,于是想出了一个办法,让自己的飞船在这群生物前缓缓降落,穿着宇航服的人们走出来时,地上披着树叶的生物眼睛里充满了惊恐。人们用高端科技“帮助”这群生物解决了许多的问题,如食物、疾病、生存,而把自己塑造成这群生物眼里的神,让这群生物顶礼膜拜,最终的目的只为了两个字:献祭。
  4. 有了这群生物心甘情愿的“献祭”,人们可以堂而皇之的研究它们身体的构造,发现这群生物虽然原始,但它们的身体构造极其完善,可以适应当时恶劣的环境,就在人们开始研究如何得到这群生物的身体构造时,忽然发现它们逐渐开始有了语言,有了文字,开始了思考,并不再对自己顶礼膜拜了。于是人们只能又回到方舟里,而随着这群生物的繁衍,人们甚至必须躲起来,才能继续观察研究这种新物种的发展。
  5. 这种新的物种,便是如今的人类,而当年躲在方舟和飞行器里的“人们”,便成了现今许多人热衷讨论的地外文明,也即外星人。

以上是我的推测,听上去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事实上,世界各地均有人类目前无法解释的文明遗迹,从遗迹的年代跨度来看,有历史学家认为人类文明不仅仅只有这一次,而是此前有过多次人类文明,每次发展到最后阶段都是由于各种原因而毁灭,最后遗留下来极少数的人,随着物种的繁衍,新的人类文明开始萌芽,此前留下的人便成了新人类文明眼里的“外星人”。如果说科学的精神是大胆的假设和小心的求证,那么我已经大胆的做了一个假设,接下来便要求证了;讽刺的是即便是依照科学的精神来研究探索,依然还是会被思想封闭的人说是迷信和伪科学,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些人如何又不是迷信了科学?

如果新旧文明在交替时有过重叠和接触,那么历史遗留的文化里有没有线索呢?我找来古文书写的“日”、“月”、“山”、“川”,对比简体的写法,显而易见,象形文字是根据事物特征来创造的文字,换句话说,文字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造字时人们眼中的世界。有什么字藏着前次文明的秘密呢?穿着宇航服或戴着面具假扮成祭司的史前人类,在新人类面前装神弄鬼,不明真相的新人类开始有文字,其中是否会有旧文明的痕迹?

先来看一组熟悉的象形文字到现代文字的演变:

甲骨文演变

从象形文字的特性来看,如果古人造字时恰逢新旧文明交替,那么应该有其对应的文字,于是我发现了这个字:

皇的演变

由于资料的匮乏,我只找到了几个时期的不同的写法,然而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人好奇,至高无上的“皇”,古人是根据什么来造出这个字呢?目前普遍的说法是,头上戴着像太阳(日)一样的金冠的王便是皇,这种说法容易理解,然而对于历史的考证,无论是古书记载,还是文物鉴定,都只能是推测而不可能是亲眼所见,而正因为推测,所以无法绝对的下结论;同样是本着探究的精神,我对此有一定的质疑,“皇”字的上半部分,一定必须是日或者白,来象征如太阳一般闪闪发光的皇冠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李白《侠客行》

李白的这首太玄经在武侠小说《侠客行》开头被引用,小说里无人能解的武林绝学,被不识字的石破天当作图画来看,反倒悟到了武学的精要。是啊,同样是字,为什么一定要以字根而不能以象形来解释呢?于是我又找来一个字:

古文星

对于“星”这个字,说文解字中是这么说的:

星,万物之精,上为列星。从晶,生聲。一曰象形,从口,古口復注中,故与日同。曐,古文星。星,曐或省。

古人用“口”或圆圈来表示他们看到的星星,可星星并不是一个圆圈,于是又在其中加了一笔符号,使得这部分与“日”字相同(“故与日同”),由此可见,以象形的方式去造字,因为笔画有限,难以避免新字新意跟已有字重叠的情况;再看“皇”字上半部分,如果排除字面上“日”和“白”的含义,只从象形的角度看,它像什么呢?与其说是王者头顶的冠,倒更像是……眼睛?

古文目

“目”从眼睛演变而来,里面有两条横线,可“皇”上边的“白”里却只有一横,假如“皇”上面的“日”确是眼睛,那么省略掉的一横是什么意思呢?进一步想,如果“目”的两横是针对人的双眼,而“皇”字上面的眼睛刻意去掉了一横,会不会是特指其与人眼的不同……只有一只眼?

人的单眼,注意中间的黑瞳:

黑瞳

穿着太空衣的宇航员,注意头部的面罩以及头盔周围的管线:

宇航员

再看“皇”的演变:

皇的演变

忘掉“日”和“白”这两个字,只以象形来看,另一种推测便呼之欲出:作为新生人类文明,古人眼中的“皇”,正是前次人类文明末期残留下来的具有超高科技水平的人。他们由于前文中所说的某些原因,在地球上必须穿着宇航服,而在新生人类眼里,他们可以呼风唤雨,在飞行器里来去无踪,然而他们的科技却无法弥补自己身体的缺陷,于是以种种方法用新生人类做实验,希望改进自己的生理机制。

随着人类的发展,他们无法继续装神弄鬼,于是远离了人类,留下的只有各地时不时发生的有真有假的不明飞行物事件,以及许多民族流传的曾经呼风唤雨的神和向神献祭牲口甚至活人的神话故事。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玛雅人的壁画,上面清晰的绘制了玛雅文明的帕卡尔王(Pakal)操纵着类似飞行器的东西:

玛雅壁画

除此以外,不明飞行物在许多古艺术品中也以各种方式出现,和中国的文字一样,世界各地在曾经某个时期,似乎都和地外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UFO

此画由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多梅尼科-基兰达约(Domenico Ghirlandaio (1449-1494) )所作。画中描绘的是圣母玛利亚俯视两个孩童,在玛利亚头部右上方有疑似UFO的物体,画中的男人也在抬头仰望。

以上这些,都只是从科学的角度,在我极其有限的知识范围里的推论,下一节中,我将从玄学,或伪科学的角度来思考以上的种种细节。我忘掉脑海里少之又少的科学知识,打开神话的书卷,看到的是西方《圣经》里的大洪水,东方神话里的大禹治水,以及《山海经》中各处山脉在一定海拔高度内几近荒芜的记载……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电影《2012》的画面,看到在西藏的某处山峰里藏着巨大的诺亚方舟。

等等!西藏?那里不就是海拔高气压低,以至游客多有缺氧症状的地方吗?

上一章: 月球(上) 下一章: 月球(下)